背部支撑肩带 最好的飞机腰部支撑

跳转 ^ Hendrick P, Te Wake AM, Tikkisetty AS, Wulff L, Yap C, Milosavljevic S. The effectiveness of walking as an intervention for low back pain: a systematic review. Eur Spine J. October 2010, 19 (10): 1613–20. PMC 2989236. PMID 20414688. doi:10.1007/s00586-010-1412-z (英语).
^ 跳转至: 31.0 31.1 31.2 31.3 31.4 31.5 31.6 31.7 Hoy D, Bain C, Williams G; 等. A systematic review of the global prevalence of low back pain. Arthritis Rheum. June 2012, 64 (6): 2028–37. PMID 22231424. doi:10.1002/art.34347 (英语).
跳转 ^ Lee, CS; Hwang, CJ; Lee, DH; Kim, YT; Lee, HS. Fusion rates of instrumented lumbar spinal arthrodesis according to surgical approach: a systematic review of randomized trials.. Clinics in orthopedic surgery. March 2011, 3 (1): 39–47. PMID 21369477. doi:10.4055/cios.2011.3.1.39 (英语).
盆骨可能影響我們體態和健康的重要關鍵。這和盆骨所處的位置及構造、功能有關。盆骨是連結上半身和下半身的重要部位,處在身體中心位置,所以它需要承受上半身的身體重量,以及控制下半身的受力方式。我們身體的重心位置,最理想的狀態是放在薦椎第二節,可以避免用力時的傷害。一旦我們的重心位置有所偏離,就會出現盆骨前傾、後傾或旋轉的情形。盆骨錯位的原因,主要都和不良習慣或是受傷有關。那些你平時不以為意的壞習慣,可能已經對盆骨帶來傷害,經過一段時間,會慢慢感受到身體正在改變。因為盆骨不是一個活動度很高的區塊,慢慢承受着巨大的重量。
对非特定性急性疼痛者或亚慢性疼痛者而言,比起安慰剂、常规护理或安慰性针灸,实际针灸的效果并不会更好[60]。对于慢性疼痛患者而言,接受针灸治疗的组别,其疼痛改善的效果大于无治疗的组别,并就改善疼痛的效果而言,接受针灸的患者与接受药物治疗的组别其疗效相近;不过针灸对于失能者没有帮助[60]。这种疼痛改善的效果只展现在刚治疗完的时候,而非其预后[60]。对于慢性疼痛者而言,若保守治疗或药物治疗没有效果,针灸可能是个较可尝试的选项[1][61]。按摩疗法似乎对急性下背痛者没有太大助益[1],但对亚慢性疼痛者与慢性疼痛者可能有帮助,尤其是结合身体锻炼与教育时较为显著[62]。试验证明,针灸搭配按摩疗法会比单只有按摩疗法更有助益。
背痛可能是一系列重大疾病的前兆,但並非以下常見問題的所有表現: 背痛是腸胃、膀胱失禁或是下肢活動能力退化的典型徵兆。 嚴重的背痛(影響睡眠質量)是嚴重疾病(發燒、不明原因的體重驟降)的前兆,或是其他隱性重大疾病的前兆。 因車禍或跌倒等創傷引起的背痛可能是骨折或其他身體損傷的前兆。 背痛併發症會提高脊柱骨折的風險,如骨質疏鬆或多發性骨髓瘤等,所以應該提高醫療防範。 有癌症治療史(特別是容易轉移到脊柱的乳腺癌、肺癌和前列腺癌)要注意排除癌細胞的轉移的可能。 背痛通常並不需要治療,絕大多數能自愈而且不會惡化,一般背痛的症狀是紅腫,特別是急性的背痛,通常會持續兩周,最長不過3個月。 一些研究和觀察發現普通人群中背痛通常和椎間盤突出和椎間盤退化有密切的聯繫,引發疼痛的機制目前尚不清楚。[3][4][5][6]另外一些研究認為85%的背痛病例的生理病因無法預測。[7][8]
^ 跳转至: 52.00 52.01 52.02 52.03 52.04 52.05 52.06 52.07 52.08 52.09 52.10 Manusov, EG. Surgical treatment of back pain.. Primary care. 2012-09, 39 (3): 525–31. PMID 22958562. doi:10.1016/j.pop.2012.06.010 (英语).
^ 跳转至: 8.00 8.01 8.02 8.03 8.04 8.05 8.06 8.07 8.08 8.09 8.10 8.11 8.12 8.13 8.14 8.15 8.16 8.17 Manusov EG. Evaluation and diagnosis of low back pain. Prim. Care. 2012-09, 39 (3): 471–9. PMID 22958556. doi:10.1016/j.pop.2012.06.003 (英语).
跳转 ^ Vinod Malhotra; Yao, Fun-Sun F.; Fontes, Manuel da Costa. Yao and Artusio’s Anesthesiology: Problem-Oriented Patient Management. Hagerstwon, MD: Lippincott Williams & Wilkins. 2011: Chapter 49. ISBN 1-4511-0265-8 (英语).
物理疗法是应用物理因素作用于人体,防治疾病的方法,简称为理疗。它包括使用天然和人工的各种物理因素,人工的包括电、磁、光、声、热、冷等,天然的包括使用日光、空气、泥土、矿泉水、气候等。应用物理因素来治疗疾病,已经有非常悠久的历史了。实践证明,许多疾病无论是在急性期还是慢性期,或是亚急性期,都可以根据不同的疾病和具体的情况采用物理治疗。它不仅广泛有效地应用于临床,作为医院常规的治疗方法,而且其中有很多还是我们在家中就可以使用的辅助疗法,所以物理治疗对腰背部疾患具有双重效应,在不同的情况下使用,可以起到治疗保健的效果。
背痛的治疗原则和背痛成因的三大分类(机械性背痛、非机械性背痛、转移痛)有关[36]。针对症状轻微到中等的急性背痛,治疗目标在于恢复病患原本的正常功能、使病患能回到工作岗位、减少疼痛。这类的状况一般不严重,常不需要太积极的治疗也会自然缓解,在疼痛缓解后尽早恢复正常的活动有助于整体的康复[17]。告知患者关于下背痛的前述资讯,对于其心理上因应因应疼痛、加速康复,也会有帮助的效果。对于亚慢性或慢性疼痛的患者,给予复合性的训练治疗计划也许会有所帮助[37]。
如果简单的止痛药无法解除疼痛,鸦片类药物可能有所帮助,但由于这种药物存在副作用,因此通常不建议使用。椎间盘相关的慢性疼痛与失能可以采用手术解决,手术也可能对脊椎狭窄症候群引发的疼痛有效,但对其他非特定原因的下背痛,手术疗效无法证实。下背痛通常会影响患者的情绪,这可以借由心理治疗或抗忧郁剂改善。此外,还有许多替代性疗法,如亚历山大技巧和草药等,但没有足够证据证实这些疗法的确有效。实验证实,脊骨神经医学照护或脊椎矫正治疗,对下背痛的疗效都是好坏参半。
您是不是想找 冰垫枕头 孕妇枕头护腰侧卧枕 孕妇抱枕护腰侧睡枕多功能靠枕 孕妇枕头u型侧睡枕 孕妇睡觉靠枕 宝宝枕头记忆棉 孕妇枕头护腰侧卧 孕妇侧卧枕头 孕妇靠枕睡枕 孕妇垫脚枕头 大u型枕孕妇枕头 孕妇护腰枕头抱枕 孕妇枕护腰枕 孕妇靠枕护腰侧睡枕 孕妇抱枕侧睡枕 孕妇枕头u型枕 孕妇枕头护腰侧睡枕孕妇抱枕 记忆棉枕头 记忆棉小枕头 孕妇枕头护腰侧睡枕u型枕 孕妇枕护腰侧睡枕孕妇枕头 孕妇靠垫睡觉 孕妇枕孕妇枕头 日本哺乳枕头 孕妇靠垫记忆棉 孕妇枕侧睡枕孕妇枕头 孕妇枕头护腰侧睡枕u型 孕妇枕头护腰侧睡枕 孕妇睡觉腰枕 孕妇靠垫睡枕
『最新 臨床栄養学:新ガイドライン対応』(光生館、2013)、『コンパクト内科学』(金芳堂、2009)、『集英新書 医師がすすめる男のダイエット』(集英社、2010)、『お医者さんが書いたダイエットの本』(保健同人社、1997)、『血糖値を下げる簡単メニュー』(成美堂出版、2000)、『コレステロールを減らす簡単メニュー』(成美堂出版、2003)、『中性脂肪を減らす簡単メニュー』(成美堂出版、2002)、『尿酸値を下げる簡単メニュー』(成美堂出版、2003)
跳转 ^ Smith C, Grimmer-Somers K. The treatment effect of exercise programmes for chronic low back pain. J Eval Clin Pract. 2010, 16 (3): 484–91. PMID 20438611. doi:10.1111/j.1365-2753.2009.01174.x (英语).
       腰部支撑调节可以分为电动、手动方式。通过按钮持续或分档位的进行调节,在驾驶过程中如果腰部一直处于“窝着”的姿势会对腰部的血液循环造成影响,也会对患有腰部疾病的人群造成不适,腰部支撑可以改善腰部曲线,在没有支撑功能的座椅上腰部向内弯曲,如果不能得到支撑,时间一长便会出现疲劳现象,长时间腰部疲劳会对驾驶造成一定安全隐患,腰部支撑功能可以通过腰托的调节使驾驶员和乘客能够让腰部处于一个很舒适的状态,缓解腰部蜷缩在座椅内产生的一系列问题。
由于硅橡胶分子结构呈非结晶性,故温度对其性能影响较小,且具有良好的耐寒性。一般有机橡胶的脆化温度为-20℃至-30℃,而通用硅橡胶的脆化温度为-60℃至-70℃。当生胶中引入7.5(mol)%苯基时,硅橡胶的脆化温度可降至-115℃,在-90℃下保持弹性并可使用。 硅橡胶在空气中的耐热性比有机橡胶好得多,在150℃下其物理机械性能基本不变,可半永久性使用,在200℃下可连续使用10000h以上;380℃下可段时间使用。因而硅橡胶广泛用作高温场合中使用的橡胶部件。
^ 跳转至: 32.0 32.1 Choi BK, Verbeek JH, Tam WW, Jiang JY. Choi, Brian KL, 编. Exercises for prevention of recurrences of low-back pain. Cochrane Database of Systematic Reviews. 2010, (1): CD006555. PMID 20091596. doi:10.1002/14651858.CD006555.pub2 (英语).
跳转 ^ Cramer H, Haller H, Lauche R, Dobos G. Mindfulness-based stress reduction for low back pain. A systematic review. BMC Complement Altern Med. 2012, 12: 162. PMC 3520871. PMID 23009599. doi:10.1186/1472-6882-12-162 (英语).
疼痛本质上是对于可能造成身体组织伤害的刺激所产生的反应。“感觉到疼痛”的过程包含了四个步骤:传导、传递、接收及调节[13]。能侦测疼痛的神经细胞其本体位在背根神经节,并透过神经纤维将疼痛的讯息传至脊髓[16]。“疼痛”起始于一个会引发疼痛的事件刺激了感觉神经的末梢,而感觉神经将刺激转换为电讯号(称作传导,英语:transduction)后传递至脊髓的后角,经后角中神经细胞转接后传递脑干,接著被送至大脑各处,包括了丘脑及边缘系统。当脑接受到疼痛的讯号后,会加以处理及“理解”,产生疼痛的感觉。大脑可以透过神经传导物质释放的多寡来调节疼痛的状况[13]。
^ Borenstein DG, O’Mara JW, Boden SD; 等. The value of 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 of the lumbar spine to predict low-back pain in asymptomatic subjects: a seven-year follow-up study. J Bone Joint Surg Am. 2001, 83–A (9): 1306–11. PMID 1156819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