腰部支撑腰部支撑网 +cpt代码为腰椎胸衣支撑

跳转 ^ Vinod Malhotra; Yao, Fun-Sun F.; Fontes, Manuel da Costa. Yao and Artusio’s Anesthesiology: Problem-Oriented Patient Management. Hagerstwon, MD: Lippincott Williams & Wilkins. 2011: Chapter 49. ISBN 1-4511-0265-8 (英语).
[0002] 参阅图I,一种以往的腰带,包括一个本体部11,以及两个分别连接该本体部11两侧的粘扣部12。所述黏扣部12分别设置有魔鬼毡而能相互黏合(其中一者因设置在背面而图式未示意)。该腰带能供使用者缠绕在腰部上,提供使用者的腰部支撑,让使用者能维持住良好的姿势,并保护身体的肌肉与脊椎。此种腰带虽然具有前述功效,但其不具备人体工学设计,无法伏贴具有曲线的人体。特别是腰后部位,因往身体的前方凹入,常会与该腰带彼此形成空隙,造成该使用者的腰部无法完整充分地受该腰带支撑,有待改善。
增生疗法:注入溶液到背部的关节以引起发炎,从而刺激人体的愈合反应的做法。没有发现此疗法有效果,但搭配其他疗法或许有帮助[5]。神经反射疗法:将几块小金属片放在耳朵或背部的皮肤下,看来似乎对于减缓下背痛,增进肢体功能有所帮助,但也有不少证据显示效果有限[5][63]。草药南非钩麻和白柳叶,似乎对于不少人减缓高强度的疼痛有效,但与使用止痛药的效果无显著差异[5]。辣椒:以药膏或药布的形式使用,对于减缓疼痛和增进功能看似都有其效果[5]。
{intl:tw,lang:zh-hant-tw,query:\u9760\u8170\u6795,pagenum:1,nr:4919,n_sr:48,stype:rlvnce,vtype:all,ptype:pic,pt:prod_srp,filter:0,bkfl:0,catlevel:0,pstcat:0,A_pn:SearchResultPage,A_pt:search,A_id:152980578,V:l84tV8ZgtzdCf0b84Wo09CePUgDWk,nardn:0,spnsrNr:5,spnsrNsr:7,level_0:0,sherpa:0}
推荐以下几个牌子: 顺泽美SUNZM(广州市顺泽美汽车用品有限公司) (始创于1994年,集汽车内饰用品设计/生产/经营/服务于一体的现代化企业集团,广州市顺泽美汽车用品有限公司) 竺梅(浙江竺梅进出口集团有限公司) (浙江省著名商标,浙江省名牌产品,汽车内饰行业领先型企业,行业标准起草单位,浙江竺梅进出口集团有限公司) 尼罗河NILE(河南尼罗河实业有限公司) ( 河南省著名商标,集汽车座垫/家居用品/休闲鞋品/精品挂饰等生产/投资/科研开发为一体的现代化企业,河南尼罗河实业有限公司)
在我们的日常工作和生活当中,我们所接触到的各种座椅,无论是普通木靠椅、豪华沙发,还是汽车驾驶员的软垫座椅,其固有的椅背与椅面的近于90度角的设计无法满足维持腰椎的生理曲度的要求。当我们坐在椅子上上身后仰靠在椅背上享受轻松的时候,我们的腰椎——这个在坐姿时受力最为集中的部位,此时却恰恰处于悬空状态,没有任何依托;当我们上身前倾或把握汽车方向盘或操作计算机的键盘的时候,此时我们的脊椎恰似一张绷紧的弓,受力最集中的腰椎部位同样没有依托。短时间的坐姿不会使我们感到腰部不适,但是对于汽车司机、电脑程序员,流水线操作工人等等不得不较长时间坐在椅子上工作的人来说,腰部的劳损性病变往往是不可避免的。
就成因而言,下背痛可被分成三大类: “机械性背痛”:包括肌肉拉伤、椎间盘突出、脊神经根被压迫、椎间盘退化、关节疾病、脊椎骨折等。 “非机械性背痛”:肿瘤、发炎─如脊柱关节炎、感染。 “内脏器官转移痛”:如来自胆囊、肾结石、肾脏感染、主动脉瘤等内脏器官[8])。 此三类尤以机械性背痛为大宗(约90%[8][18]);至于找不到成因的背痛,有大部分(约75%)仍被认为和肌肉拉伤或韧带受伤有关[8][18]。其他少数的背痛,则可能是由全身性的问题(如纤维肌痛症)或精神方面的问题(如身体化疾患)所引起[18]。
抗忧郁药也可能对治疗与忧郁症状相关的慢性疼痛有帮助,但这类药物具有副作用的风险。虽然抗癫痫药物加巴喷丁(英语: gabapentin)、卡马西平(英语: carbamazepine)有时会被用作治疗慢性下背痛的药物,而且可能可以减缓坐骨神经痛,但未有充足的证据支持此说[4]。口服类固醇对于治疗下背痛并没有疗效[1][4]。若直接注射类固醇于小面关节/关节突间关节和椎间盘中,也许能对持续不断的坐骨神经痛有所帮助,但却对于持续地、非辐射状的疼痛没有帮助[50]。对有坐骨神经痛的患者而言,硬脊膜外的注射类固醇,能够轻微且短暂地减轻疼痛,但长期而言,并没有帮助[51]。
^ 跳转至: 72.0 72.1 72.2 72.3 Maharty DC. The history of lower back pain: a look back through the centuries. Prim. Care. September 2012, 39 (3): 463–70. PMID 22958555. doi:10.1016/j.pop.2012.06.002 (英语).
跳转 ^ Sprouse R. Treatment: current treatment recommendations for acute and chronic undifferentiated low back pain. Prim. Care. 2012-09, 39 (3): 481–6. PMID 22958557. doi:10.1016/j.pop.2012.06.004 (英语).
跳转 ^ Lin CW, Haas M, Maher CG, Machado LA, van Tulder MW. Cost-effectiveness of guideline-endorsed treatments for low back pain: a systematic review. Eur Spine J. 2011-07, 20 (7): 1024–38. PMC 3176706. PMID 21229367. doi:10.1007/s00586-010-1676-3 (英语).
[0025]该支撑体42具有两个彼此左右间隔且上下延伸的支撑部421,以及一个连接于所述支撑部421间的连接部422。每一支撑部421设置在该本体41上,并上薄下厚地往该使用者2的该腰后22弧凸。每一支撑部421界定出一个长方形的长槽423,以及数个彼此间隔且分别位于该长槽423上方的圆槽424。所述支撑部421的上薄下厚设计,能顺应该使用者2的该腰后22的曲线变化。该连接部422概呈长方形,且以两长边分别连接所述支撑部421。该连接部422的目的仅在于供该加热单元5设置其上,故不以长方形为限。
[0022]该腰带3能分离地环绕设置在该使用者2的该腰部21 (见图5)上,并包括一条带体31,以及一条设置在该带体31—侧的辅助条32。该带体31具有一个供该支撑单元4设置的中带部311、两个分别由该中带部311左右两侧延伸而出的伸缩部312,以及两个分别连接所述伸缩部312的黏扣部313。所述黏扣部313分别利用魔鬼毡的设计而彼此能分离地粘合。该辅助条32的两相反端及中央部位缝固在其中一个粘扣部313上,而与该带体31相配合界定出两个分别能供使用者2(见图5)的手指插设的插设空间33(见图6)。
^ 跳转至: 17.0 17.1 17.2 17.3 17.4 17.5 Koes, van Tulder, M; Lin, CW; Macedo, LG; McAuley, J; Maher, C. An updated overview of clinical guidelines for the management of non-specific low back pain in primary care.. European Spine Journal. 2010-12, 19 (12): 2075–94. PMID 20602122. doi:10.1007/s00586-010-1502-y (英语).
位于我们身体上部的是头,直接支撑这颗硕大头颅重量的是颈椎,颈椎由7块椎骨相连。颈椎之下是由12块椎骨组成的胸椎,胸椎的两侧是肋骨。胸椎之下是由5块椎骨组成的腰椎,腰椎立在骨盆之上。骨盆由左右的髋骨(髋骨的上部叫坐骨),中央的骶骨、尾骨组成,骶骨之上便是腰椎。脊椎对支撑上半身起着重要作用,从腰到颈,就像垒砖似的构造。椎骨和椎骨之间并非靠水泥似的坚硬粘合剂固定,而是靠椎间盘这种软骨性的板夹在骨间,起着类似于软垫的作用。
^ 跳转至: 8.00 8.01 8.02 8.03 8.04 8.05 8.06 8.07 8.08 8.09 8.10 8.11 8.12 8.13 8.14 8.15 8.16 8.17 Manusov EG. Evaluation and diagnosis of low back pain. Prim. Care. 2012-09, 39 (3): 471–9. PMID 22958556. doi:10.1016/j.pop.2012.06.003 (英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