腰部支撑浴枕 |腰部支撑车目标

背痛包括有肌肉、神经、骨骼、关节或与脊柱相关的其它方面的疼痛。背痛可以分为颈部疼痛、肩部疼痛、腰部疼痛和尾椎疼痛,又可分为急性或慢性、持续或间歇性、同一部位或多个部位的疼痛。麻木、刺痛或者是灼烧感都是常见的症状。背痛也可能会扩散到手臂、双手、肩部、或者腰部,甚至是下肢或者脚部。背痛是患者问诊最常见的原因之一。在美国,急性腰痛是第五大问诊的疾病,平均每10个成年人中有9人一生都至少会有一次背痛的经历,而每10个工人中有一半每年都会患有背痛。[1] 脊柱是人体中结构复杂的中轴骨,连接丰富的神经、关节、肌肉、筋腱和韧带,而这些组织都会引起或触发疼痛。脊柱内的中枢神经连通到手臂和腿部,因此疼痛会转移到四肢。
背痛可能是一系列重大疾病的前兆,但并非以下常见问题的所有表现: 背痛是肠胃、膀胱失禁或是下肢活动能力退化的典型征兆。 严重的背痛(影响睡眠质量)是严重疾病(发烧、不明原因的体重骤降)的前兆,或是其他隐性重大疾病的前兆。 因车祸或跌倒等创伤引起的背痛可能是骨折或其他身体损伤的前兆。 背痛并发症会提高脊柱骨折的风险,如骨质疏松或多发性骨髓瘤等,所以应该提高医疗防范。 有癌症治疗史(特别是容易转移到脊柱的乳腺癌、肺癌和前列腺癌)要注意排除癌细胞的转移的可能。 背痛通常并不需要治疗,绝大多数能自愈而且不会恶化,一般背痛的症状是红肿,特别是急性的背痛,通常会持续两周,最长不过3个月。 一些研究和观察发现普通人群中背痛通常和椎间盘突出和椎间盘退化有密切的联系,引发疼痛的机制目前尚不清楚。[3][4][5][6]另外一些研究认为85%的背痛病例的生理病因无法预测。[7][8]
由於神經的壓迫,例如脊椎管的狹窄或是骨刺造成神經根的壓迫。這種疼痛的特徵多半是一種刺痛,其分佈和病變的神經所支配的區域有關,例如小腿外側、大腿后側即是常見的疼痛區。有些病人會在走一段路,就有兩下肢疼痛麻木,而必須休息后才能繼續行走的現象,稱為「間歇性跛行」。神經的壓迫除了疼痛之外 ,往往也伴隨著足部的無力及感覺異常:例如穿拖鞋會掉落而自己不知道,無法踮腳尖行走等。久了甚至會有足部肌肉的萎縮。這類的疼痛,往往需要較積極的開刀處理 ,以免病況的惡化。
該病是中老年女性腰痛的最常見的原因。特別在女性絕經期以後,由於脊柱的骨量減少,脊柱的承重能力的降低,機體在負重甚至在行走中都會出現腰背部疼痛。所以身材縮短、駝背是繼腰背酸痛後的又一重要臨床表現。骨質疏鬆的嚴重後果在於任何輕微活動或創傷都能導致骨折。許多疾病都可能引發骨質疏鬆症,如糖尿病、類風濕性關節炎、肝病、慢性腎炎、甲亢、胃腸病等。那我們要如何防禦治療呢?到了中年的時候,尤其是中年婦女在絕經後,骨鈣丟失的速度加快,要定期進行骨密度檢查, 及早進行中醫中藥治療調節內分泌,滋陰固腎,預防以上可能導致骨質疏鬆的疾病,採取相應的對策治療。
您是不是想找 汽车腰部支撑车用 支撑气动杆 车用腰部支撑腰托 支撑护腰垫 固定安全带 固定汽车座椅 车载按摩器腰部汽车 汽车腰部支撑护腰垫 汽车腰部支撑记忆棉 腰部记忆棉座椅 车座腰部支撑 车腰部支撑 腰部支撑汽车靠垫 汽车腰部支撑坐垫 腰部支撑汽车座椅 汽车座椅按摩靠垫 汽车内支撑 电动腰部支撑汽车 宝马腰部支撑 汽车腰部支撑 汽车 支撑 支撑液压杆 汽车座椅腰靠电动按摩 液压支撑杆汽车支撑 汽车颈椎垫 座椅按摩器 汽车座椅腿部支撑 腰部支撑办公座椅 支撑汽车垫 护腰靠垫腰部
抗忧郁药也可能对治疗与忧郁症状相关的慢性疼痛有帮助,但这类药物具有副作用的风险。虽然抗癫痫药物加巴喷丁(英语: gabapentin)、卡马西平(英语: carbamazepine)有时会被用作治疗慢性下背痛的药物,而且可能可以减缓坐骨神经痛,但未有充足的证据支持此说[4]。口服类固醇对于治疗下背痛并没有疗效[1][4]。若直接注射类固醇于小面关节/关节突间关节和椎间盘中,也许能对持续不断的坐骨神经痛有所帮助,但却对于持续地、非辐射状的疼痛没有帮助[50]。对有坐骨神经痛的患者而言,硬脊膜外的注射类固醇,能够轻微且短暂地减轻疼痛,但长期而言,并没有帮助[51]。
新兴技术例如X光,给了医生们新的诊断工具,发现到椎间盘可能是某些病例中,导致下背痛的根源。1938年,整形外科医生约瑟夫·S·巴尔提出一系列椎间盘相关坐骨神经病的病例,透过外科手术而获得改善或治愈的报告[73]。由于此手术有效的改善了患者的疼痛,因此在1940年代,由于椎间盘病变引发下背痛的理论,渐渐成为解释该疾病发生的主流理论[72],而到了1980年代,因为新的成像技术如电脑断层扫描(CT)和核磁共振成像(MRI),椎间盘病变引发下背痛的理论得到更多的支持。
^ Savage RA, Whitehouse GH, Roberts N.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 appearance of the lumbar spine and low back pain, age and occupation in males. Eur Spine J. 1997, 6 (2): 106–14. PMID 9209878. doi:10.1007/BF01358742.
跳转 ^ Smith C, Grimmer-Somers K. The treatment effect of exercise programmes for chronic low back pain. J Eval Clin Pract. 2010, 16 (3): 484–91. PMID 20438611. doi:10.1111/j.1365-2753.2009.01174.x (英语).
^ 跳转至: 72.0 72.1 72.2 72.3 Maharty DC. The history of lower back pain: a look back through the centuries. Prim. Care. September 2012, 39 (3): 463–70. PMID 22958555. doi:10.1016/j.pop.2012.06.002 (英语).
^ 跳转至: 41.0 41.1 van Middelkoop M, Rubinstein SM, Kuijpers T, Verhagen AP, Ostelo R, Koes BW, van Tulder MW. A systematic review on the effectiveness of physical and rehabilitation interventions for chronic non-specific low back pain. Eur Spine J. 2011, 20 (1): 19–39. PMC 3036018. PMID 20640863. doi:10.1007/s00586-010-1518-3 (英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